优先无车家庭明确一人一牌 北京摇号新政释放哪

2020-12-17 06:37 来源:789855.com

  优先“无车家庭” 明确“一人一牌”

  北京摇号新政释放了哪些信号

  一张薄薄的汽车牌照,成了影响不少人幸福指数高低的决定性指标。

  作为一名操持着三口之家的普通北京市民,“接送孩子上下学”“周末出游”是范静的生活常态,也让驾车出行成为和柴米油盐一样的必需品。  

  可摇号6年来,范静一直与“中签”无缘,这让本希望通过添置一辆小轿车改变出行生活的她急在心里。为了解决“无牌”的难题,范静既尝试过上外地牌,也托人试过“租牌”。

  谈到自己对“北京车牌”的渴望时,她说:“特别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家人有一辆属于自己的交通工具的愿望更加迫切了。”还有几百万人和范静一样,渴望着一张“北京车牌”的到来。

  在焦急等待了近半年时间后,最新出炉的北京市小客车摇号新政让范静重新燃起了希望。

  12月7日,北京市发布《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和《〈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其中,“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及以上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等新政策成为社会各界热议的焦点。

  范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2020年第5期小客车指标申请审核中,个人有效编码共有3509124个,而参与配置的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仅有6355个,中签率仅为0.18%。她计算,按照新的规则,如果她以家庭为单位申请,中签率将是现在的10多倍。

  “摇号新政考虑了家庭人员组成差异、参与摇号时间长短,实际上区分出了不同家庭用车需求的差异,这样的平衡叫作‘纵向公平’。”城市交通专家徐康明解释说,北京汽车摇号政策在实施之初采用的是“横向公平性”原则,即每位申请者获取牌照的概率是均等的。而在政策执行过程中,通过设置阶梯中签率等方式,摇号政策由“横向公平”逐步向“纵向公平”转变。

  “这次改革可以看作是‘纵向公平’的进一步深化。”徐康明说,这是“更具有综合意义的公平”。

  无车家庭“往前站” 新政更看重“纵向公平”

  北京实行汽车限购政策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11年。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汽车限购政策实施以来,北京全市机动车数量增速从2010年的20%下降到2019年的不到5%,小客车数量增速从2010年的25%,下降到去年的1.7%。

  近年来,随着申请指标的人数不断增多,个人普通指标摇号的平均中签率持续走低,个人轮候新能源指标所需的时间也不断拉长。更让人感到焦虑和不公平的是,有的家庭一辆车也没有,全家人参与摇号却长期没有获得指标;有的个人或家庭却拥有多辆车。

  “这种不平衡逐渐衍生出非法租售指标、通过婚姻登记有偿转移指标、购买外埠车、皮卡车,违规改装封闭式轻型货车等一系列规避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的行为。”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社会各界对调控政策反映了许多意见。其中,反映这一类的问题最多,呼吁“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的诉求也最为集中。

  在此次发布的新政策中,小客车指标向家庭倾斜也就成了最重要的变化之一。

  新政规定,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同时,指标配置向“无车家庭”倾斜照顾,通过赋予“无车家庭”明显高于个人的普通指标摇号中签率和新能源指标配额数量,优先解决“无车家庭”群体的用车需求。

  据了解,政策优化调整引入了家庭积分的概念并合理设置积分规则。在普通指标配置时,通过家庭积分赋予“无车家庭”远高于个人的中签概率。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能源指标配置时,除分配给单位和营运车的指标配额外,2021年将先拿出60%的指标,根据家庭积分高低向“无车家庭”优先配置。

  在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北京汽车摇号新政是在“控拥有、限使用、差别化”的原则下,更合理地进行车牌需求管理。

  “目前看来,在实际使用中,家庭用车需求更强。实现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能够更好地保障公平和效率。”崔东树如是说。

  不过,在牌照总量不变的前提下,“小客车指标向家庭倾斜”政策的实施意味着个人摇号难度的进一步增大,这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